首页 » > 学团工作 > 学院新闻 > 阅读正文
学团工作
饮水思源思故人,人寿难期难忍悲——记何鹏教授追思会
学办 发表于: 2016-04-26 12:31  点击:1301

    北国的四月,乍暖还寒时节。如往年一样,桃花依旧绽放在微冷的北国之春,而中国法学界一颗璀璨的明星却在这四月天里失去了昔日的光辉。2016年4月22日晨6时25分,中国著名刑法学家、吉林大学法学院的主要奠基人、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何鹏先生在长春与世长辞,享年93岁。

    何鹏,男, 1924年7月生于辽宁省沈阳市。1948年毕业于“国立东北大学”法律系,1949年考入东北行政学院司法系学习和工作,任系教务干事,并担任教学工作。1949年8月年调入东北人民大学(现吉林大学的前身)研究班学习,1951年毕业后留系继续工作。从此,何鹏教授就在吉林大学这块热土上开始了民法学、刑法学的研究和教学的生涯,先后担任了吉林大学司法系、法律系部分党政领导工作,1985年晋升为教授,1986年创建吉林大学刑法学博士点并开始任吉林大学刑法博士点博士生导师。

    2016年4月25日下午3时,吉林大学法学院广大师生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在匡亚明楼第一会议室召开了何鹏先生追思会,以纪念这位为吉林大学法学院做出了突出贡献的、奠定了吉林大学法学院坚实基础的老一辈法学家。到会的有何鹏先生的大弟子吴振兴老师,二弟子李贵方律师等何鹏先生的诸多从全国各地赶来的高足,以及吉林大学法学院院长蔡立东教授,吉林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李洪明研究员等院领导。群贤毕至,足见先生桃李天下;苍髯皓首,不坠先生煌煌之志。

    本次追思会由何鹏先生的大弟子,吉林大学法学院原副院长吴振兴老师主持。会议开始他倡议在场全体人员为何鹏先生默哀一分钟聊表敬意。礼毕,吴振兴老师首先发言。他先是肯定了法学院对于何鹏先生追悼工作的良好开展和充足准备,代表全体何鹏先生的学生表示感谢。然后,他认为何鹏先生的离世是“喜丧”,何鹏先生享年93岁,已属长寿,亦儿孙满堂,安享天伦,劝导大家不要过度悲痛。接下来,他提出要偕同何鹏先生的众弟子为何鹏先生出版一本纪念文集,记录他的做人、做事、做学问的一点一滴,使他的精神能够代代相传。最后,他回忆了在文革刚刚结束,国门刚刚打开,法律界百废待兴的阶段,何鹏先生凭借着自己深厚的外语功底,饱览外国文献著作,并积极译著,编写教材,开比较刑法之先河,为还处于仅对苏联法学有所了解的中国法律界注入了一股新鲜的血液,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外国刑法和比较刑法的奠基者。同时,吉林大学法学院凭借着比较刑法成为了中国法学界继北大后的第二个博士点,1986至1998年,刑法学一直独自支撑着吉林大学法学院的门面,直到1999年建立了法理学博士点。

    随后,李洪明书记代表吉林大学法学院发表讲话,他首先对从外地赶来参加追思会的诸位同仁表示感谢。接着总结了何鹏先生光辉的一生,作为中国法学界的一颗璀璨明星,他的精神永远指引着后人。尤其是重点讲述了何鹏老师在文革那段艰难的岁月中,为维护吉林大学法学院金瓯所作出的突出贡献。接下来由何鹏先生的二弟子,薄熙来案的辩护律师李贵方律师发言。他表示对何鹏先生的仙逝要持一个达观的态度。同时结合自己与何鹏先生的交往细节,对何鹏先生评价为“伟大的学者、忠厚的学者、胸怀宽广的学者、慈爱的学者”。继而李韧夫教授、张旭教授何鹏先生等的高足纷纷发言,表达自己对导师何鹏先生的追忆。

    会后,法学院通讯社记者采访了吴振兴老师和张旭老师。

 

对吴振兴老师的采访:

    记:何先生的去世使我们很悲痛,但悲痛之余我们要继承其精神遗产,那么何鹏先生有哪些值得我们青年学子继承的精神呢?

    吴:第一,治学严谨。何老师治学真的是一丝不苟的那种严谨,能够专于学术,他在七十多岁高龄时依然笔耕不辍,发表了大量的论文。第二,教书育人。何老师做事一心一意而不三心二意,对教学工作十分重视,即使身体有恙也坚持上课。第三,做学问坚持不懈。何老师在任何时候都坚持对刑法问题的研究,在无人问津的领域也能专心研究并坚持不懈,终成一代大师。

    记:何老师作为您的恩师,您的哪一方面受他影响最深?

    吴:他教书育人的那种态度。现在有的老师看硕士、博士论文只是粗略的看一眼,有的老师因为底下坐的学生少就没有了讲课的热情。但何鹏老师绝对不会那样,他看任何人的论文一定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审阅并提出自己的一些意见。在讲课方面,他不在乎有几个学生,哪怕底下只坐了一个学生他也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地讲解。他的这种教书育人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我,在我早年做老师的时候也将这种精神带到了我的教学工作中。

    记:在文革的那段艰难岁月中,何老师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是怎样继续治学的呢?

    吴:何老师最早是侧重搞民商领域的,但是后来他申报了刑法博士,可能也与他觉得刑法于救国更有益处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何老师当时在内心里是反对青年学子如此扰乱秩序的,他开始反思,这样的政策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但碍于种种原因,他无力施展。于是,只好在喧闹的世界中保持一份淡然的治学心态。

    记:您怎样评价何鹏先生对吉大法学院的贡献?

    吴:第一,他开创了比较刑法学和外国刑法学,这不仅是对吉大法学院,也是对整个中国法学界有突出贡献和深远影响的。第二,吉大的第一个博士点就是刑法学的博士点。因为当时有规定,就是建立博士点就必须要有博士的队伍。那么成立了刑法学博士点就为吉大法学院培养自己的博士提供了可能,继而为建立其他学科如法理、民商法的博士点奠定了基础,像搞法理的郑成良就是刑法学博士。所以说,何先生对吉大法学院建立博士点,继而成立其他学科的博士点,再继而提升吉大法学院在整个中国法学界的地位是有突出贡献的。

    记: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对张旭老师采访:

    记:何鹏先生的哪一点对你那个影响最为深远?

    张:那就应该是他的大度了。不仅为人胸怀宽广,十分大度。他能够放下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淡泊名利,不要总是关注那些浮华的事,要踏踏实实的做学问。他的大度也成就了他宽广的视野,如果没有宽广的视野,他怎么能将目光投于国外,开比较刑法学和外国刑法学之先河呢。

    记:那么我们青年一代人在治学方面最应该学习他的哪一点呢?

    张:视角。何老师他就是视角独特,从不同的角度去选择问题、研究问题。像他研究比较法学,在当时是非常独特,非常新颖的视角。青年一代学子也应该学习他这种视角独特而又新颖的这种品质。

    记:好的,非常谢谢您。

 

    何鹏老师作为老一辈法学家,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楷模。愿老先生一路走好,也祝愿吉林大学法学院的明天更加辉煌!

 

法学院通讯社 文/周歆皓 图/徐周鹏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法学院 2017 ©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东荣大厦 邮编:130012   Power by leeyc